不要再冤枉秦始皇了!這才是「焚書坑儒」的真相

不要再冤枉秦始皇了!這才是「焚書坑儒」的真相 對於秦始皇的為人,無論是貶是褒,大家似乎都有一個共識,即這位始皇帝統一中國之後「焚書坑儒」,大開殺戒,一次就活埋了四百多位儒生。然而,對於秦始皇臭名昭著的「焚書坑儒」事件,學術界一直有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秦始皇並未坑儒,他坑的是一些江湖術士。那麼,秦始皇坑的到底是些什麼人呢?只「焚書」未「坑儒」關於「焚書坑儒」《史記》中是這樣記載的:秦始皇建立政權以後,視天下蒼生為芻狗,貪婪暴虐,濫施刑罰,弄得民不聊生。特別是他為了控制思想,聽從丞相李斯的建議,盡燒天下之書,引起了讀書人的強烈不滿。當時有兩個為始皇求長生藥的人,一個姓侯,一個姓盧,兩個人私下議論說:「始皇為人,天性剛戾自用,因為滅了諸侯,統一了天下,就以為自古以來的聖賢誰也比不上他。他高高在上,聽不到批評之聲,日益驕橫;官員們為了討好他,只能戰戰兢兢地說謊欺瞞。他還頒布法律,規定方士之術不靈就要被處死。如今大家因為畏懼,誰也不敢指出始皇之過,致使天下之事無論大小皆取決於皇帝。他竟然還用秤來稱量大臣們的上疏,如果大臣們每天呈上的疏奏(竹簡)不足一百二十斤,就不讓休息。像這種貪權專斷的人,我們不能為他求長生不死之藥。」於是,二人腳底抹油,跑了。秦始皇聽說此事後勃然大怒,又因為有人舉報咸陽的諸生中有人妖言惑眾,擾亂老百姓的思想,於是,始皇下令逮捕了一些散佈「妖言」的讀書人,並且嚴刑拷打,令其互相檢舉揭發,有四百六十多名儒生被牽連進來。秦始皇一聲令下,這四百多號人遂被活埋於咸陽。這就是發生於前212年的「坑儒」事件。需要注意的是,《史記》中提到這段時,用的是「諸生」而非「儒生」。而「坑儒」這個詞最早出現在西漢初年的典籍中,此時距秦始皇死後已經一百多年。西漢始元六年(前81年),漢武帝的財政管家桑弘羊在著名的鹽鐵會議上舌戰群儒,發表了一通宏論,大意是,儒生們隻知誇誇其談而不切實際,表裡不一,就像那些雞鳴狗盜之徒一樣,自古以來就是禍害。魯國國君將孔丘驅逐,棄之不用,就因為他首鼠兩端,好像圓滑其實迂腐,並沒有切合實際的主張。基於同樣的道理,秦始皇才燒掉儒生們的著作而使其言論不得傳播,寧願將他們活埋也不任用。(見《鹽鐵論》)之後,劉向在《戰國策序錄》中明確地提出秦始皇「坑殺儒士」。此後,《史記》中所說的「諸生」漸漸演變成「儒生」。魏晉時期,偽書《古文尚書》中有篇「孔安國序」,序中說:「及秦始皇,滅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解散。」這大概是「焚書坑儒」一詞的最早出處。這一說法被後世廣泛引用,流傳至今。還原真相先來說「焚書」焚書源於周青臣與淳於越的一段論爭:前213年是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四年,為了慶賀秦王朝修築長城及取得南越地,始皇在咸陽皇宮裡大宴群臣。有一個名叫周青臣的僕射借給皇帝敬酒的機會稱頌始皇說:「以前,秦國很小,地不過千里,虧得陛下你神靈明聖,平定海內,放逐蠻夷,日月所照,莫不賓服。」接著,他又大讚郡縣制,說秦始皇改諸侯分封製為郡縣制,使國家無戰爭之患,人民得以久享太平。其功德從古至今沒人能比。周青臣的話雖然不無阿諛奉承的成分,但陳述的也基本上都是事實。不料,卻引起了一個名叫淳於越的人的不滿。淳於越一向主張厚古薄今,認為古代的東西都是好的,當代的東西都是不好的。當他聽周青臣讚美郡縣制,貶低分封制時,奮然而起說:「我聽說商周時代都因分封子弟而傳國近千年,因為分封子弟功臣可以讓他們與國君互相照應。如今始皇您富有四海卻不分封子弟以作呼應,倘若出現像篡奪齊國政權的田常式的人物,那將何以應付?周青臣不向陛下您指出這一點,反倒當面奉承,不是忠臣!」淳於越與周青臣並無過節,這場爭論純屬觀點之爭,也有文人相輕的味道,本不應該產生什麼實質的後果。不料此時丞相李斯卻突然插了一槓子,使情況發生了質的變化。李斯說:「三皇五帝治國各有其法,都搞得好好的。這是因為他們能根據天下大勢,來用不同的政策。如今陛下創大業,建萬世之功,愚腐的儒生不明其理,淳於越拿三皇五帝來舉例,這值得去傚法嗎?那時候諸侯相爭,大家都想招徠天下的讀書人,現在天下已定,以法治國,老百姓致力農工業,知識分子要學習法律,這才是正道。現在這些儒生不從當下出發,反而以古代的例子說現在的不是,迷惑百姓,我冒死勸皇上:過去天下大亂,各執一詞,才有諸侯並起,都藉著古代說事兒,花言巧語沒有一句是有用的,大家都尊崇亂七八糟的學術,而不是國家的制度。如果皇上統一天下,應該統一思想……臣請求:如果不是我朝撰寫的歷史都燒了,除非是博士官的職責,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都讓地方官燒燬……」李斯囉哩囉嗦說了許多,中心內容只有一個,那就是應當厚今薄古,而不能以古非今,為此,他建議燒書,而且要以嚴厲的措施去執行。注意,李斯要燒的是「秦紀」以外的歷史著作,並沒有建議秦始皇連儒家的《詩經》《書經》以及諸子百家的書全部都燒掉。另外,在《史記‧李斯傳》中也提到了此事,司馬遷轉引李斯的話說:「臣請諸有文學、詩、書、百家語者,蠲除去之,令到三十日弗去,黥為城旦。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有欲學者,以吏為師。」李斯對於那些詩書百家語,僅用了一個「去」字,並沒有肯定地要「燒」。緊接著這段話還有一句:「始皇可其議,收去詩、書、百家之語以愚百姓。」注意這裡是「收」而不是「燒」。結合以上三段話,可以明顯地看出,詩書以及諸子百家的書並沒有燒,只是由秦王朝中央政權和相應的政府官員

覺醒的事實見證吧:|PPLS|智勝王|網站排名|芙婷寶|健康食品|神經滋養物質|南極冰洋磷蝦油|關鍵字排名|台灣綠蜂膠|保健食品|超視王|維力康|GOOGLE排名|蜂王乳|磷蝦油|葉黃素|蜂王漿|S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