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撤 Windows 與裝置部門,反而帶來微軟的新生?

裁撤 Windows 與裝置部門,反而帶來微軟的新生? https://technews.tw/2018/04/04/windows-is-gone-and-microsoft-is-still-alive/ 提到微軟,人們首先想到的產品肯定是 Windows──一個存在將近 30 年的作業系統。現在,Windows「沒了」,但微軟還在。微軟 Windows 事業部負責人、任職微軟長達 21 年的老臣泰瑞‧梅爾森(Terry Myerson)即將離職,微軟近年來最大架構調整在社交媒體引起熱議。 梅爾森在 LinkedIn 發了一篇長文,回顧在微軟工作 21 年的點點滴滴,他將於數月內離職,在微軟之外尋求新篇章,但並未透露具體去向。 ▲ 微軟官網 Terry Myerson 職位已變為 Windows and Devices 事業部前負責人。 Windows 沒了,雲端和 AI 來了 這次架構調整最大的變化就是 Windows 不再是獨立事業部,Windows、Office、Surface、Xbox 等核心業務併入體驗及裝置事業部,其他的零碎產品,歸入新成立的雲端計算及人工智慧平台事業部。 Windows 是微軟成為科技業巨無霸的根基,與 Office 一起仍處在絕對的壟斷地位。擔任 CEO 的第四年,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毫不猶豫將它拆分重組了。 根據納德拉的公開郵件,微軟將調整成三大事業部:體驗及裝置、雲端計算及人工智慧平台、人工智慧及研究。 首先是體驗及裝置事業部(Experience & Devices),微軟 Office 業務還在這裡,但重心從桌面管理系統的軟體轉向依賴雲端的 Office 365。最新財報顯示,Office 365 企業業務營收增長 41%。 其次是雲端計算及人工智慧平台事業部(Cloud + AI),掌握微軟所有商業智慧和雲端計算企業級服務。 還有人工智慧和研究事業部,由華裔沈向洋領導,也是此次架構調整變動最小的部門,負責微軟人工智慧等尖端基礎技術的研究,加速技術研究的商業化程序。 Windows 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智慧和雲端。新任 CEO 的改革進行到第四年,終於徹底改變了微軟。 微軟從大眾眼前消失了,但離錢更近了 納德拉好像把微軟改「沒」了,因從消費者層面,微軟的存在感在逐漸降低,無論 Windows 系統電腦,還是 Office 軟體,更不用說 Windows Phone 了。 但是,微軟賺錢的能力比過去更強了。反向搜尋納德拉上任以來的諸多調整不難發現,微軟的重心開始更向商用和企業業務傾斜,更確切地說,是向雲端業務傾斜。 關於這位美國科技圈職位最高的印度裔 CEO,無論媒體還是與微軟內部接觸的過程,我們都會聽到這句評價:a Cloud guy。 這不是否定,而是稱讚。 在納德拉掌管下,微軟市值上漲了近 3 倍,突破 7,000 億美元。截至發稿時,微軟市值為 7,027.6 億美元,為美國第三大上櫃公司,儘管近期市值曾被亞馬遜短暫超越。 ▲ 2013 年至 2018 年微軟股價變化,其中納德拉自 2014 年 2 月擔任微軟 CEO。 接替每次大型活動都大喊三聲「Windows Windows Windows」的史蒂芬‧巴爾默(Steve Balmer)成為微軟 CEO 之前,納德拉負責微軟 Azure 雲服務。從財報來看,Azure 已連續 10 季保持 90% 以上的高速增長。實際上這種高速增長的狀態自納德拉擔任雲端業務負責人時就開始了,也成了他最終全面掌管微軟的籌碼。 而他上任後立即將原本 Windows Azure 更名為 Microsoft Azure,迫不及待讓 Windows 消失。 上一個因這種轉變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藍色巨人 IBM。1990 年代中期,郭士納領導的 IBM 自救成為傳奇。微軟這次轉變從企業規模、轉型力度之大等多方面來講,都可與之匹敵。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次調整更像從組織架構和管理層層面落實納德拉 2017 年 5 月訂立的新戰略: 從「行動為先,雲端為先」轉變為「智慧雲端和智慧端」。 和 Azure 比起來,Windows 10、Surface 等消費類業務在財報表現平平,增長率大多在個位數徘徊。同樣以 2018 財年第二財季(2017.10.1~2017.12.31)計算,Surface 業務收入增長 1%,Windows OEM 收入與同期相比增長 4%。 ▲ 納德拉在微軟 Build 2017。 這產業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此時回頭看 2015 年 Build 開發者大會,越來越酷的微軟幾乎成為近年最顯眼的時刻。那是距離消費者最近的一次,也是納德拉上任後「行動為先」戰略執行最徹底的一次。 時任微軟 Windows 事業部執行副總裁的梅爾森豪情滿滿地宣布 Windows 10 推廣目標,3 年 10 億台裝置。彼時 Windows 8 失敗的陰影還籠罩。 更激動人心的消息是,微軟宣布了宏大的 App 生態擴張計畫,相容 Android 和 iOS 應用,也就是 Project Astoria 和 Project Islandwood 計畫。 這些跨平台遷移、變相複製 App 生態的靈光乍現,絲毫不亞於現在任何一個驚呼為黑科技的產物。當時「黑科技」這個詞還沒變得廉價。 當然,這兩項計畫最終因為內鬥、技術達成度、體驗不佳等這樣那樣的原因而胎死腹中。「行動為先」策略開始大打折扣。新書《刷新未來:重新想像 AI+HI 智能革命下的商業與變革》(Hit Refresh: The Quest to Rediscover Microsoft’s Soul and Imagine a Better Future for Everyone)中,納德拉毫不諱言 71.3 億美元收購諾基亞是失敗之舉。 如今微軟已不再糾結於一城一池的得失,開始從應用端入手,以遍地開花之勢布局行動端。現在你在蘋果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搜索微軟開發的應用,多達近百款,從擅長的 Office 行動端、語音辨識助手 Cortana,再到行事曆、launcher 等工具類應用均有覆蓋。 如今,除了 Windows 和 Office 這兩大壟斷性平台,微軟還可經由一系列堪稱業界標竿的 Surface 和 Xbox 硬體裝置直接觸及普通用戶。 ▲ Surface 及硬體業務負責人、現微軟首席產品長 Panos Panay。 Surface 為誕生僅 5 年的業務,給曾經死氣沉沉的 PC 業帶來一個又一個創新的模版和標竿。得益於此,原 Surface 和硬體業務負責人 Panos Panay 任首席產品長,全權負責硬體業務和體驗,職責範圍還包括整合 Windows、Office 軟硬體體驗。職權調整有點類似喬納森開始擔任首席設計長,全權負責軟體和硬體設計、體驗。 不過這些讓我們興奮不已的業務和產品僅是龐大微軟的一小部分。 至此,納德拉花費 4 年時間擺脫歷史包袱,按照他自己的方式調教微軟這個巨無霸,而這恰恰符合微軟的長期利益。其實一切早就埋在他 2014 年 2 月 4 日第一天就任微軟 CEO 時給全體員工的信件: 這產業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最終他用肢解 Windows 的方式完成對微軟的徹底清除,並在此次大重組給全體員工的信件重申: 擁抱我們的未來──智慧雲端和智慧終端。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微軟) 延伸閱讀: 微軟裁撤 Windows 與裝置部門、原主管 Terry Myerson 離職,未來 Windows 會何去何從? 微軟組織重整,擴大雲端 + AI 布局 利用微軟 Azure 技術,全球首個區塊鏈投資產品發表 公告 [站內活動]【#1抽好抽滿】送禮囉! TAGS 微軟 windows

科學的奧妙你所不知道的世界:|蜂王漿|健康食品|SEO|蜂王乳|PPLS|磷蝦油|網站排名|南極冰洋磷蝦油|葉黃素|芙婷寶|保健食品|婦貴寶|關鍵字排名|GOOGLE排名|超視王|台灣綠蜂膠|智勝王|神經滋養物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