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結號3 中華民國的憲政主義

集結號3 中華民國的憲政主義 集結號3 中華民國的憲政主義在1947年制定憲法以前國共內戰就開始了,全國除了新疆、內蒙、西藏和台灣之外,大部分的省在1948年都進入了戒嚴,等於說動員戡亂時期就開始了,直到廢止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解除戒嚴之後中華民國才算進入憲政時期。所以,一般民眾對什麼是憲政主義並不是非常了解,比如說你ETC兩個月沒交錢再上高速每天要罰300元或者你路邊停車25元的停車費沒交最高就要罰你到300元,各種比較大額的罰款0.6倍到1倍再加滯納金的不勝枚舉。又如你選總統的保證金要1500萬元,而無黨籍的竟然要2500萬元,選個市議員要20萬元保證金等等。以上這些法律、條例和行政規章都可能違憲。在美國,總統參選只要750美元手續費或5000人聯署,在法國總統參選人只要37000元台幣保證金,在德國的國會議員選舉參選人不用繳保證金,德國的憲法法院認為繳交選舉保證金是違反憲法原則的。我們國民黨因為動員戡亂阻礙了憲政主義的發展,現在兩岸和平交往了,軍事、政治低盪了,應責無旁貸的推動憲政主義,在增加大法官會議解釋憲法的功能之外,應該再設立憲法法院,以解決日益多元多樣的公民權利的涉憲案件,以確實保證公民的憲法基本權利。近年來,大陸強調對法律、條例、行政規章等進行違憲性審查,也有學者提出憲法解釋體系的雙軌制,而我們大法官會議制度卻是被動的等待審查,案件可以說很少,而且還是審查立案制,意思是不是送進去了就一定立案審查作出憲法解釋,這一次監委對”清查不當黨產條例”的違憲解釋申請立案不就是如此嗎?至今好像沒得到大法官會議明確的對外公佈是否受理?如此重大的法律性政治事件尚且如此,一般公民權利的涉憲案件便可想而知了!如果沒錯的話也要等到審判定讞後才能提出。所以我們認為應該將被動改為主動並擴大大法官會議的憲法解釋功能。我們也認為台灣的憲政主義的發展不是如某些人所說的那樣不需要憲法法院,因為有很多民眾的涉憲案件,行政法院是無法解決的。這樣子公民的權利就等於是被壓制,行政權高於人民的政權了。總之公民社會的發展需要憲政主義,憲政主義的發展需要強化憲法解釋體系和設置涉憲案件審判體系!行動集結之!韓國瑜競選文宣代王之行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