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老綠男包袱也不小

民進黨老綠男包袱也不小 民進黨二次執政至今不甚順遂,過程中多有支持者把矛頭指向行政團隊中的「老藍男」,因為前朝舊式官僚作風,顯然有負所託,甚至根本只求偏安,無心開創新局。只是,就算批評有理,也還有另一半問題要面對。眼前不光是老藍男動能不足,民進黨很多時候其實是遭「老綠男」自己捋袖揎拳,在動輒得咎下,以至於很難真正邁開步伐。「老綠男」們或許基於其政治信仰和意識形態(或者奇檬子),多次向蔡英文喊話施加壓力,包括她個人和府內高層,有時還得親臨上陣為之按耐溝通。這當中牽涉到「老綠男」對國家定位的迫切感,或者有其價值觀的頑固堅持,使得他們和蔡英文所欲表現的政治作風不盡相同,在蔡英文沒有把幾項「老綠男」相當在乎的議題擺在施政順位最前方下,他們甚至會比藍營更積極批評蔡政府。例如,「一例一休」爭議當下,許多事業有成的「老綠男」也不見得支持,又或者覺得這項政策是在找麻煩,而他們出於早年那段胼手胝足的經驗,對「勞權」的觀念明顯還停留在上世紀。另外就是同婚議題的叫陣,外界原本以為獨身、女性的蔡英文,會在無有傳統男女婚嫁觀念束縛下,於此顯露出更積極明顯的作為,結果卻是繞了一大圈交給大法官幫忙解套。其中原因不也在於民進黨支持者中的「老綠男」反對為同婚修改民法。民進黨內年輕一輩和老一輩對同婚議題的認知,幾乎可謂南轅北轍,在修民法、立專法上,亦可謂「一黨兩制」。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所做民調,挺同婚、反同婚呈五五波拉鉅,惟反同婚一方主要為40歲以上的男性,其中基督教徒更有6成反對。而長期支持民進黨的基督教長老教會及非都會區的保守選民,剛巧就是民進黨相當穩固的支持群體,在他們力阻同婚修民法下,許多民進黨民代便感受到很大的壓力,他們要面對的不僅是黨派競爭問題,原來還有內部的世代觀念差異。於是,蔡英文必然會在欲求樹立開明進步的形象和現實的選民結構之間,出現搖擺糾纏,例如把個人強調的人權觀念讓位給所謂的社會傳統習俗,或者宗教信仰,或者「多數人的感受」,以為如此可以不得罪支持者,卻因而忘卻任何不以核心價值為依歸的政治動作,都會是既無方向而又淺薄的。到頭來,可能還會讓反權威變成了自己的對立面。尼克森也許不是個好總統,下台後執筆對其他國家元首所作評價倒頗具參考價值。他的一席話,說不定也適用今天的蔡總統:領袖不能光是靠妥協來維持地位…有建樹的領袖必須懂得何時戰鬥、何時退卻、何時嚴峻、何時妥協、何時講話、何時沉默。他不能光根據民意測驗去制定政策,因為那將放棄了領導人的作用。「領袖的作用不是跟著民意測驗轉,而是讓民意測驗跟著他轉。」任何一個領導者一開始都會自詡個人掌舵國政能兼具膽子和腦子。可權力不僅使人腐化,另一項副作用就是讓人膽子變小,腦子變保守。接下來還有三年執政時間,但總不能每件事都勞煩大法官們出面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