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流年一陽關道VS獨木橋

國民黨的流年一陽關道VS獨木橋 今天的國民黨本來其實是在1950年代初經過兩蔣設計的改造委員會為自己的需要「量身訂做」後演化而來,早已不是先前的國民黨。(當年國民黨能擁有臺灣做立足之地是受惠於韓戰爆發,第七艦隊巡弋臺灣海峽使臺灣免於中共蹂躪,也算蔣介石一功?)一開始,黨的主流路線即確定奉孫文為神主、三民主義、五權憲法與萬年民代的國會形成黨國一體的「法統」,使政權貌似合法,樹立孫文「繼承人」蔣介石的個人崇拜,鞏固獨裁集權高壓統治的領導核心,把恐佈戒嚴勢力透過黨組織滲透到社會每一個角落,、控制、監視各行各業,搜刮所有臺灣的人力物力資源準備反攻大陸。當時當然沒有人權可言一一在他們眼中,草民能被當做家奴看待已經算是祖宗積德了(今天的年青世代可能很難想像)。1970年代眼看國際形勢已大非、不能再自欺欺人,小蔣才走向紮根臺灣的路線,提拔少數本土新血進入黨政高層,隨著臺灣經濟起飛,國民黨也發展壯大,但同時也面臨經濟起飛及美國斷交撤軍的危機感所引發的愈演愈烈的社會矛盾和政治衝突(堅持「法統」是禍首之一)。小蔣直到臨死才解除全球歷時最久的戒嚴,開放黨禁報禁,但背後其實還留著好幾手。第三次路線改革是在黨內舊勢力徒子徒孫內鬥爭食、虎視耽耽的掣肘下,李登輝冒著生命危險推動不流血的「寧靜革命」,促成民主化。第四次路線改變就是2000年敗選後舊勢力復辟,排擠掉李登輝,一邊繼續爭食內鬥一邊開始討好中共,甚至指望第三次國共合作。「合作」當然也可以是選項之一,但首先要人家看得起你,要做到值得受人尊重,否則只能俯首聽命沒有對等合作,要被江湖上恥笑、看衰看癟的。不幸國民黨已經走投無路,扮演中共屋簷下的政治乞丐是最容易走的出路,所以黨主席候選人紛紛抱著孫蔣神主牌爭先恐後來搶擠政治乞丐才走的獨木橋。一甲子之前 雷震就為國民黨開了一條陽關道其實國民黨還有一條陽關道,是七十年前一位黨內大老所開拓的出路,可惜他們任它荒廢,到了今天不必「選擇服從」的時代黨內徒子徒孫還是不敢跨出這一步。這位大老早在1950年就公開反對黨庫通國庫、反對黨職併公職、反對一黨專政、反對個人崇拜、反對蔣介石修憲做終身總統,主張軍隊國家化,籌組反對黨。幾乎所有今天臺灣習以為常的民主運作,他在七十年前就大聲急呼,後來在李登輝任內才開始一步步落實。七十年來幾乎所有臺灣民主運動都源自他的啓蒙。胡適認為臺灣人民應該為他樹立銅像。他就是雷震,今年是他的百歲冥誕。在那個全面肅殺的時代,他身為統治階級、黨內大老,卻毫不珍惜自己的榮華富貴、身家安危,為了社會公義、自由民主,就憑良知獨排衆議,公然衝撞兩蔣;幾乎他的每一項重大政治主張都能入死罪,鐵窗雕年已是皇恩浩蕩。比起雷震的浩然正氣,整個國民黨內到今天幾乎找不到一條漢子。怪不得國民黨要淪落為丐。直到前些年「安全沒事了」,馬總統才「有時間」去鞠躬致敬走過場就算完成國民黨內一椿「轉型正義」一一透過馬先生的史觀:「從大歷史的角度持平的看」,錯的是誰?迫害雷震的元兇是誰!集體沈默有沒有罪?「將心比心」該如何還給人家一份公道?你參加的黨是個沒有一點誌氣、自甘墮落的黑組織,你還和稀泥裝睡!老實說,你去鞠躬致敬是對雷先生莫大的侮辱。你還是年年上慈湖去哭靈比較像真的。目前看來國民黨人仍然選擇拒絕長大,啣著政治奶嘴低聲下氣做政治乞丐,以「撕裂社會」恐嚇威脅、阻撓改革,抵制轉型正義、脫洗黨産。繼續躲在孫文遺像下幹那些「能撈就撈、能混則混」的勾當;貪汚腐化、投機倒耙,從來都不必有罪惡感,幾十年就是這麼「無愧」過來的。另一項選擇是改變路線,脫胎換骨。尤其受過現代教育的黨內新世代,除非刻意要表現給中共看,否則,卿本佳人,如果認同國民黨就必須揹黑鍋、代人受過、概括承受黨的包袱,必須違背良知、嘴尖皮厚的為國民黨已無可逭的滔天罪孳洗刷硬拗、強詞奪理,染紅自己的雙手莫名其妙變成幫兇,陷自己於共犯結構;那麼,既然那麼愛黨、何不做黨的地藏王菩薩一一行善消舊孽、莫再造新殃,主動承擔、承認黨的罪過、主動促成黨內外的轉型正義、主動交出黨産、共同推動改革?交卸舊包袱 大死一番 再活現成即使純綷戰略考量,也惟其如此才是棄子轉身搶先手的上策。交代舊包袱以後的國民黨才可能「大死一番、再活現成」;從此無罪一身輕,重新出發走上雷震先生所開拓的康莊大道,找回良知、integrity和獨立性才能搶回主動權,理直氣壯的擡起頭來做個負責任、有擔當、有dignity的自由主義政黨,才能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和民進黨平起平坐,共同建構一個健康成熟的民主社會。惟有重新建構新的思維、價值、文化、政策、哲學,探討新的方向,打出自己的一片天才能說服選民,才有足夠的底氣和中共堂堂正正的據理力爭,必然就能贏得舉世的尊重。雷震先生早就說過:「我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只要放開歷史眼界就看得出國民黨的乞丐命和賈寶玉一樣,不是命中註定而是自找的。所以是可以改變的,可以光明正大的開創新局,不須一廂情願指望民進黨犯錯再檢便宜。德魯克說過:未來不可知,除非你自己去創造。寄語國民黨的新世代:不要再犯儍了,三流的將軍才打昨天的戰爭!把獨木橋讓給那些逃避問題、抵制改革的器小之徒去擠吧!那幫人馬全是抱殘守缺、不肯斷奶、指望中共施捨的敗家子。民主時代越是耍小聰明硬拗就越要被衆人看不起。來日方長,莫讓自己的青春才情埋沒在這個沒出息的大宅院裏廢了。既然口口聲聲「與時俱進」,你們就需要有歷史洞察力和眼界、又能大開大闔的領導團隊,高步走出乞丐寮。乞食肯從張子布,生子當如孫仲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